October 23, 2020

辣椒出版

專業。嚴謹。創新

雅娟與鑽戒

雅娟身姿纖細,如意漂亮,配上一張嫩白的瓜子臉,和一雙水汪汪的大眼。雖已近中老年,仍然好看。雅娟有一個疼惜她的老公。按她自身得話說,女性最重要,最非常值得自豪的物品,容貌和好老公都是有了,夫複何求?因此 ,在未美國移民前,儘管日常生活並不富裕,但她的心情非常樂觀,在旁人一直一副優閑怡然自得的模樣,招來同事的豔羨,自然也在所難免閒言碎語。異性朋友害怕公然讚美雅娟,但在心裡一直想,假如自身的女性也像雅娟那般容貌,那般樂觀就好了。

可是,雅娟香港移民來英國兩年後,多看看了美女們珠氣寶光的樣子,心裡的挫敗感逐漸加劇,使她不經意間地培養一個不為人知的嗜好。

雅娟一家人是在我國中國改革開放前期香港移民美國洛杉磯的。居住出來後,在國外的親朋好友有喜慶宴會都邀約他夫妻參加,這使雅娟覺得真情的溫暖。她穿從中國香港買回來的連衣裙,薄施脂粉,戴黃金戒指和玉鐲子,比出國時的裸妝美多了。可是,當她見到女客人手裡閃耀的鑽石戒指時,心裡豔羨之極,由於她過去非常少看到鑽戒。更甚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在宴席上,她剛開始無意享受那佳餚美酒,乃至食不知味,她的思緒全放到偷看他人手指頭上的鑽石戒指。

鑽石戒指那奇幻一樣的閃動使她癡迷,那神密的閃亮還像射進她的心血管,在她心裡撩開一股悠悠的氣場,使她覺得若有所失。這時,她便不自覺地深吸一口氣,趕快地把自己那戴著黃金戒指和玉鐲子的兩手挪到觀眾席,仿佛那九九金的鑽戒和那只並不翠綠色的玉鐲子是齷齪的物品。

在台下邊,她那雙手像反感另一方一樣相互之間搓,揉,擠壓成型,像把她的心捏揉得外滲酸水來。她的眼睛依然被鑽石戒指的閃動吸引住著,她就這樣沉醉地享有著那類偷看的快樂,又暗自地受著心裡那類酸悠悠的摧殘。她沒敢把這個怪習原封不動地告知老公,只是神密又一臉抑鬱地問道:「程永,聽聞沒有一個女人不喜歡裸鑽,你覺得是否?」

程永有點兒無緣無故地答:「你自己是女性,還用跟我說?」雅娟憎恨地瞟了老公一眼,說:「不明白人的本性!」她感覺自身憋屈無比,好想一頭把老公撞飛,又痛哭一場。老公還未搞清她話中的含意,她已翹起來嘴,扭著身體離開。

程永卻哈哈大笑,他喜歡看老婆像發火又像賣萌的模樣。

雅娟夫妻來源於中國第一華僑之鄉廣東臺山縣,改革開放後稱臺山市。

據歷史時間記述,臺山縣的農用地,以崗田占多,水稻田較少,崗田只有去種花生紅薯,因水稻田少,其生產的穀物只夠大半年糧。因而,鄉人日常生活貧苦,吃薯六米四的混和飯。為了更好地擺脫貧困,一百多年前,臺山市鄉中的男生便尋找發展方向,只能離鄉別井,離鄉背井,到美國維持生計。

聽聞英國有一個大城市叫美國三藩市,鄉人便把英國稱之為天津,把到英國維持生計的男生稱之為「天津客」或「天津伯」。天津伯在天津掙錢有多艱難,大家並不清楚,近百年來,小鄉村卻廣為流傳著一首眾所周知的民謠歌曲:「有女盡嫁天津伯,調整船首百算百。」大家唱這首歌時,便想到僑眷住的幾個對話方塊的大屋,乃至三四層高,設立搶口的碉樓;想到僑民子女穿鞋子穿襪,騎單車去墟鎮,左一包右一包地購物;想到她們穿羅穿緞,戴進口手錶,吸進口濾嘴煙草;想到她們娶妻時在宗祠擺上幾十席喜宴……

因而,臺山市人覺得,不願捱窮,把閨女嫁天津伯是最便捷的方式。儘管,並不是每一個天津客全是富豪,小鄉村卻也是有一女去天津,全家人有吃穿的事例。有些人攀上一條金新路才兩年,便扔下鐵鍬去天津開拓者了。

臺山市鄉人男尊女卑,可是,家裡倘若養了一個外貌娟好又讀過兩年書的閨女便得意忘形,做爸爸媽媽的便當心伺候著,把閨女當做一棵小招財樹,每天澆水施肥,期待閨女嫁天津客,期待招財樹落黃金。

雅娟是家裡長女。她從小看起來眉目清秀,皮膚白皙。臺山市鄉人都愛嫩白,說一白擋三醜,不妨她也有一張光滑無暇的鵝臉蛋兒,水靈靈的大眼和彎彎的細細長長柳葉眉,眨一下眼便能剪成一個小表情,就是換了一個景色。加上香唇貝齒和伸直的小鼻樑骨,十四五歲的雅娟已成長為一個婷婷玉立、大眾都喜愛的清純少女了。

她的爸爸媽媽見閨女看起來日漸漂亮,心裡喜孜孜的寵著她,節衣縮食的供她上初中,那時候買面料要用政府部門發的布票才可以買,而每個人一年僅有幾尺布票,壓根不足縫一套衣服。雅娟的爸爸媽媽寧可穿修補的衣服,而把一家人的布票用在雅娟的身上,讓她穿裙,穿確實涼花T恤衫穿滌綸西裝褲,促使她愈發看起來流行與好看,纖細俏麗,她立在女生之中如同綠葉子叢裡一朵鮮花,圍住花束轉的蜂蝶真多。

雅娟就在關愛與讚揚聲中長大了,因此培養嬌貴又驕縱的個性化。

她剛進普通高中,媒人婆便顛著臀部上門服務了。她的爸爸媽媽構思要她嫁天津客,兩年裡不知道推託了是多少標準非常好的別人。直到媒婆詳細介紹一位由美國洛杉磯歸國娶媳婦的朱姓僑民,她的母親才恩威並施地要雅娟去相親。母親說:「閨女呀,媒人說那人到天津自己當老闆,開餐飲店掙大錢。」

雅娟惡狠狠答:「沒興趣。」媽陪笑著說:「他有洋樓有轎車哩,你嫁了他便去天津,無愁安心地一輩子享福報。」「不稀罕!」雅娟擺成一副傲慢的模樣。

母親急了,響聲提升 八度:「阿娟,每個人都想要去天津,難道說你要一世留到小鄉村犁田?去見到那優秀人才講吧。」「我不去!」雅娟比母親更高聲。媽基本上是狂叫:「媽是在乎你!」「嘿嘿!為我還是給你呀?你的念頭我還不知道?」雅娟嗤笑著說。「自然是給你!我覺得的一切都是為你!」「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好啦,誰開心誰嫁。」雅娟揪起嘴,脹紅了臉說。

妻子被她得罪得咬緊牙,好想扇她一個巴掌。但是,她不期待把事兒損壞而錯過了好機會,只能按照怒火,換了另一副語氣說:「你覺得別人一定會看中你不?別那麼自以為是,媒人說,他已看了十多個女生了,一個也沒看中。」

「是不是?」雅娟猛地仰起頭,那烏溜溜的眼球一轉,皮笑肉不笑地說:「有那麼強大?好!我要去!看一看他到底是何許人也!」母親聽了,喜得在心裡講過三遍感激不盡。

相親約會那一天,雅娟穿她最愛的天藍色百褶裙,穿乳白色塑膠高跟鞋子,把一頭閃耀的烏髮在腦後綁成馬尾辮。她沖著照身鏡,往前走兩步,鏡子中那嬌美的女孩便往前發佈2個淺藍色的波浪紋,她向倒退,淺藍色的波浪紋又追回。腦後那粗壯的的馬尾辮像在搖旗助戰。她高興地笑不露齒。

母親看見她青春年少嬌美的樣子,笑顏逐開,嘴中不知不覺中傳出嘖嘖嘖的讚揚聲:「我的孩子真漂亮呀!」她像勝券一樣拉著雅娟的手外出。

走在路上,母親專業叮囑她:「待見面了哪個美國華僑要有禮貌,不必驕縱,女孩子要給人一個好印像。」雅娟沒回復,心裡在想:「哪個看過十多個女生也不明白上一個的富人是什麼模樣?大約如同電影中這些西裝筆挺、戴金邊眼鏡、口叼雪茄煙的資產階級一樣吧,看那個氣派便反感!」

但是,待她看到哪個富有的僑民時,雅娟剎地怔住。

那就是個矮矮胖胖的成年人,有一張沉實的、似經風雨的臉,額頭已刻了幾個深深地的、拿燙鬥也燙高低不平的皺褶,兩鬢的白頭發若隱若現,不光滑的兩手紅一塊黑一片,十指鋪滿乾裂,左手食指還少了半拉。他的身上的西服又窄又短,大約是年青時穿的,現如今長胖了便不合身。他那真皮皮鞋也全暗淡無光,像在床下放了十幾年從沒擦淋油。

「小妹請坐,我是朱有富,幾日前從美國洛杉磯回家。」那男生見了雅娟馬上站站起,笑容著對雅娟說。可她像沒聽見一樣只圖著在心裡嘟囔:「這個男人剛從英國回家?這個男人是老總?這個人僅有三十八歲?」她幸運,剛剛他簡單自我介紹時沒有把那一雙又粗又缺了一個半手指的手伸過來。

「是只老肉豬(朱)!」雅娟拿手掩著嘴,基本上笑出聲來。正冷嘲熱諷地等待看她母親上當受騙上當受騙、心寒後悔莫及的模樣。又用眼尾偷窺哪個朱有富,在心裡諷刺著:「哎喲!想扮富人也扮得像一點嘛,我看你數最多是個苦工,連姓名也那麼庸俗,什麼豬有富牛有富的,聽了便噁心想吐!你即便並不是半文盲,數最多也防寫過三年書。」

媒人一臉怡然自得的笑著對雅娟說:「雅娟女孩,劉麻子在美國三藩市開幾家大餐飲店,家裡有花苑有轎車,住洋樓養番狗,倘若與他完婚,確保你使奴喚婢,十指不沾陽春水,茶來伸出手,衣來伸手,一輩子穿金戴銀享福報。」朱有富聽瞭望著雅娟哈哈笑。

媒人又朝朱有富說:「劉麻子,雅娟女孩年輕漂亮,聰慧溫柔,是百裡挑一的好女人,你如今親眼看見了,我這說媒人的可沒撒謊。」

「是,是,百聞不如一見,你沒撒謊。」那男生笑瞇瞇地望著雅娟說。雅娟扭過臉望向其他地方,期待那相親約會酒局趕快完畢。誰料,那男生伸出手往西服袋子取出一個錦盒,當許多人眼前開啟,裡邊是個閃耀的黃金戒指。

許多人的雙眼剎地睜大,媒人拍巴掌叫道:「很大的黃金戒指呀,我覺得有四錢重,我做了二十多年媒婆還沒有見過這般大的求婚戒指呢!」雅娟的母親喜得在心裡估算著:「四錢沒有,兩錢倒不僅,情侶對戒這麼大,由此可見他富有又不摳門。」

雅娟也愣了一下,她也沒見過那麼大的黃金戒指。可是,由於對眼下這男生沒興趣,因此 那鑽戒的霞光並沒有閃進她的心裡。她正猜度那男生為什麼那樣做時,他已站立起來,有點兒磕巴地對雅娟說:「雅娟小妹,讓我為你戴上好麼?」他拿著鑽戒,有點兒怡然自得地等待雅娟伸出手。

天!雅娟一時手足無措,低下頭來。

她的媽媽在台底推她,又在她耳旁細語:「娟呀,快伸手。」她卻像什麼也沒聽見。媒人哈哈笑,尖著響聲說:「別羞澀嘛!劉麻子看中你啦,男才女貌,天生一對!」講完便去拉雅娟的手。

雅娟像被板櫈上的鋼釘釘了一下,猛地站起來,用勁甩掉媒人的手,把自己兩手藏到背後,緊促又大聲地說:「我別,我別!」到場的人各個瞠目結舌。

朱有富手足無措,卻又笑靨著說:「小妹不開心黃金戒指?姑且接過做為訂婚禮物怎麼樣?婚後你來到英國,我能送你鑽戒的。」

這時,雅娟的大腦徹底保持清醒了,她厭煩地瞟了朱有富一眼,在心裡罵:「你騙誰啊?」驀地,過去聽過的小故事全湧上腦海中:別人嫁了個富有的中國香港客來到中國香港,才知道那男生住在浙江天臺一間小木房,靠打零工謀生,二餐不好;別人嫁天津客來到英國,被老公困在家裡禁止出門,男生聲言娶她是為了更好地生男孩,之後生的是女生,便對她暴打;還有一個嫁天津伯的女性,老公好吃懶做,竟把她賣給一個老者做侍妾來還欠債……

「.我不上當受騙呢!」雅娟惦記著,眼睛一眨,計上心頭。

她裝做一個漂亮的笑容,嬌媚地對那手拿鑽戒的男人說:「劉麻子,我今天來見你,是想向你覺得清晰一個難題,以防你消耗珍貴的時間,我已經有一個十分好些的目標了,這意思你懂得吧?因此 ,請你將這黃金戒指和鑽石戒指都給你的老婆,別混淆是非。」

朱有富剎地臉紅耳赤,睜著眼睛惱怒地望向媒人。

媒人與雅娟的母親忙站立起來異口同聲地表述:「劉麻子,她沒有目標,她僅僅玩笑,她年齡小不聽話,你要寬容。」又齊聲指責雅娟不可在這類場所開那樣的玩笑話。

雅娟又淡淡笑道,站立起來,拍一拍臀部便退席了,都不理睬在後面沖上去苦苦挽留的母親。

看見她那叫囂一樣的腳步和腦後搖盪的馬尾辮,聽著那細高跟鞋蹬地傳出「篤,篤,篤」的聲響,媒人痛駡:「我沒見過這般無修養的女人,她配不上去天津,讓她在小鄉村犁田,一輩子捱窮好啦。」

朱有富急得秀髮豎起來,臉色發青。

那樁婚姻大事就是這樣吹了,雅娟的母親此後得了心浮痛。

雅娟才沒理那麼多,她有自身的夢。沒有考大學,理想成空,她突然感到前途一望無際。人長得漂亮總有些益處,沒考上高校的同學們要回鄉務農,雅娟卻被選定做營業員,在鎮子供銷合作社賣煙草,無需田邊勞動者。

程永禮拜天來買煙草,他看起來高高的瘦瘦瘦,溫文爾雅,供銷合作社的人說,程永存華南地區師範大學大學畢業,分派到小鄉村初中當老師。

雅娟第一眼見到他,心裡便莫名其妙地震了一下,第一次聽他講話:「我想買煙草」。平常快人快語,姿勢靈巧的她居然有點兒手足無措。程永望一望她,指向那一條煙草說:我想幾包。她一聲聲說,好的,好的。程永取出錢,一直望著他,當她把幾包煙草及其尾款交到程永時,兩個人的眼光交匯處在一起,雅娟感覺程永的眼光已看到她砰砰顫動的心血管,她羞澀得臉都紅了。程永就說:「過意不去,我還是先弄一包吧。」雅娟取回一包煙草,靜靜地把尾款交到他。程永向她搖搖頭便離去。雅娟看到他回過頭2次,他也看到她望著他。

雅娟一直期待程永一周後又來買煙草,可是,禮拜天未到,週三程永便來啦。從那天晚上起,程永與雅娟如同愛情小故事描繪的那般一見鍾情,一同掉進愛河中。

他們每天幽會,在濃情蜜意,在濃霧迷天,乃至是強颱風剛過的大暴雨上都留有她們同時嫣然。那類柔情蜜意,那類難捨難分促使她們在大半年後便論及結婚。雅娟的爸爸媽媽跟她說,你要很年青,無需急著完婚嘛。由於爸爸媽媽仍然期待她去天津。可是,雅娟堅持與程永結婚了。

結婚後,程永把她當做小心肝,把她托在手心哄著。她賣萌,她鬧脾氣他一樣受落。雅娟如願以償地享有著老公的愛,感覺別無他求了。

但是,老師這崗位素來與貧困有緣分,伴隨著小孩的出世,家中經濟發展已非常窘迫,程永一直沒有工作能力為嬌妻置件像樣的飾品,或給她買塊進口手錶什麼的。

之後中國改革開放,很多人自找門路開店賺錢,程永總是課堂教學,人太老實巴交又沒背靠,只能眼睜睜地看見他人變富自身仍然是個窮老師。雅娟見到這些看起來很差的女性穿金戴銀,一身知名品牌進口商品,有時候也不自覺地歎句:「同人不同命!」

為了更好地解決貧困,程永請在國外的親姐姐協助,申請辦理程永一家人香港移民到美國洛杉磯。唐人埠號一個別墅地下室改造的企業,那窄小的兩房一廳,只有一個向房間內過道開的對話方塊,昏暗又濕冷,月租費七百美金。

抵達美國三藩市幾日後,程永便剛開始找個工作,由於英文明白非常少,再加上他過去在中國高校大學畢業的學歷在國外失效,他不可以當教師。生活不易,他只能到中國人餐飲店做保潔工,每日工作中十小時,每星期工作中六天,月工資一千美元,包二餐。他很高興有那麼高的收益。

雅娟不懂英文,見了多份工資待遇不錯的工作中都沒被入取,她又不肯去餐飲店手推車仔賣小點心,窩在衣廠隱形車衣又賺不上好多個錢,只能心不甘不肯地去做居家工,侍候一個得病的老年人,為她買水果做飯抹身洗床單倒尿盆,工作中六天,上中午各三小時,每個月六百伍拾元。程永說:「雅娟,你的工作中假如不太艱辛,你能用多出的時間去成人學校讀英文,那就是完全免費的。」雅娟人活一輩子了。那樣,日常生活也算安頓下來了。

大半年後,程永買來一條一両重的金鏈子,睡前替雅娟戴上。看見老婆嫩白的脖子上金光燦燦,他一臉怡然自得地笑容著說:「你白,戴金鏈比誰都漂亮。」雅娟從浴室鏡子裡見到自身脖子上粗壯的的金鏈子和身邊情深的老公,猛地回過頭來來,兩手摟著他,貼緊他的胸口說:「你真好!」程永把她的頭伸出,輕輕地吻了一下,緊靠她的臉細語:「待我學會做廚,湊些錢自身進深家庭型的小餐飲店,我做廚,你消費收銀,無須再去做居家工受人氣值了。」雅娟看見老公那任教鞭的手紅一道黑一片,鼻部發酸。

往後面,每一年雅娟生辰,程永都送她金首飾或玉石,他自己則把煙戒了,說餐飲店內禁止抽煙。雅娟心照不宣,老公為開餐飲店在籌錢。而她,閒暇時便去翻弄珠寶盒的飾品,感覺很考慮。

但是,誰想起,兩年後,雅娟期盼的已非金首飾玉石只是一顆讓人眩暈的鑽戒。

從在宴席上偷窺女客人的鑽戒起,她對鑽石戒指現有一個獨特的情懷,現如今這情懷變成期盼。這類期盼是星期日跟盆友打麻將將時搓出去的。它一旦出現便持續加重澎漲,促使雅娟心神不安。

她曾幽幽地對老公說:「沒有鑽石戒指,死不瞑目。」

程永難以置信地望著他說:「有那麼嚴重嗎?」「裸鑽意味著永恆不變,意味著真實身份,你懂嗎?」雅娟重重地瞪他一眼,他即時啞了。但是,過去了一會,程永也回瞪雅娟一眼,大聲說出:「空著兩手到英國來打工多不易,你不是未富先嬌想戴什麼裸鑽吧?」話剛出入口他便用手抹著自身的頭,他不曉得為什麼會那樣狂躁地對老婆鬧脾氣。

「我早知你能那樣說,因為我瞭解你沒錢買,不是我逼你買呀,為什麼那樣瞪我?」雅娟像被別人踩著小尾巴一樣痛哭大喊,程永痛心了,細聲哄她:「先弄個假的戴戴如何?放眼望去,誰分得出真偽?」「我別!我別假的,哇哇哇……」雅娟得寸進尺地痛哭,程永又像啞了一樣愣在一旁。

雅娟急得幾日也不理睬程永,連星期日去玩牌都不告訴他一聲。

兩年前,程永加了工薪階層,一家人便從唐人埠哪個灰暗濕冷的別墅地下室搬到落日區去住,由於程永禮拜天要動工,雅娟有閑便跟盆友到他人家裡玩牌,因此瞭解了好多個麻將遊戲盆友。

這些麻將遊戲盆友全是來英國二三十年之上的老僑民,各個珠氣寶光,有一個叫朱夫人的鑽石戒指尤其引人注意。麻將遊戲盆友待人接物友好,經常誇讚雅娟:你的秀髮又多又黑又亮真好看;你的肌膚又白又嫩真難能可貴;你的身型那麼纖細豔羨死屍啦……雅娟聽了有點兒悵然若失,但是一想起自身沒有鑽戒,也是個做居家工的,信心便平行線降低,不自覺地流露迷茫又不自信的神色。

有一位盆友好像看得出她的心思,曾拉著她的手抹著她的肩誠摯地說:「在國外,崗位分不清高低貴賤,並且遍地黃金,或許哪一天你中了幹萬六合彩呢,你那麼年青,比較發達的機遇有些是。」

這句話逗得雅娟樂了大半天,是呀,每一個禮拜都有些人中六合彩變成上百萬千萬富豪,她雅娟也是有這一機遇的。她想,假如變為富豪,最先要置幾個尤其引人注意的鑽石飾品,如同朱夫人手裡哪個手指頭般大的鑽石戒指一樣。

但是,她做百個夢也夢不上,朱夫人那顆火力點十足的鑽戒本來是歸屬於她的。

閒聊中,雅娟瞭解朱夫人的老公便是二十年前想把定親黃金戒指套在自身手指頭的朱有富時,她瞠目結舌,忘記了吸氣和咽下,基本上被嘴中的唾沫哽死。

待她嗆著之後,有一個盆友推她一下,笑著說:「為什麼那樣心驚膽戰?難道說回來歌詞兩年還沒有聽人講過朱有富?他是餐飲店老大,他的洋樓有一條街哩。」

朱夫人笑著,用那戴起火鑽的右手拍了哪個夥伴一下,大聲說出:「別講得那麼浮誇怎麼樣?是多少間樓才成一條街呀?」雅娟看不到他們嘴中說的房子,只眼睜睜地望著朱夫人手指頭上哪個冒光的鑽石戒指,那閃動的明亮直刺她的心肺功能,使她痛疼又眩暈,她生平第一次領略到,造化弄人是什麼原因。

當雅娟把這出現意外的發覺告知老公時,程永的小表情如同他老婆遇到一個來被劫持人們的外星生物,而不是朱有富的夫人。緘默了好一會,他才講上一句無關緊要得話:「世界真細小呀!」

雅娟本來期待他還說上幾句讚揚她適用她得話,但是他卻像走神一樣沒再聊什麼了,雅娟不滿意地「啍」了一聲,揪著嘴暗然離開。

哪個晚上,兩個人翻了數次身而無法入睡,但是誰也沒張口發言。更令人費解的是,平常一直摟著老婆入眠的程永像當上僧人一樣不近女色,急得雅娟想一腳把他蹬下地。
兩個人就是這樣怪怪的了幾日,程永才把她哄過來。隨後,又各忙各的工作中。
星期日是餐飲店比較忙的生活,程永要到深夜才回家了,已上初中的閨女有自身的主題活動,雅娟在家裡覺得無趣,因此 常去玩牌。
雅娟四十歲生辰那一天,程永出乎意料地取出一顆光芒四射的鑽戒,輕輕對老婆說:「讓你!」雅娟眼花陶醉的還以為在作夢。她意想不到老公居然用兩年積下提前準備用於開餐飲店的錢為自己買戒指,她打動得放眼望去是淚。

星期日又到,雅娟起了個早,先煲了老公喜歡的柴魚花生粥,然後洗頭髮,把那頭燙了波浪卷的長頭髮吹得打卷膨松。當她發覺發間有根白的,便對著鏡子把它拔出。她化妝啄木鳥上妝,穿上一套貼合的嫩黃色套裝裙,怡然自得地在鏡前轉了一圈,待一切裝容穩妥後,她才提心吊膽地戴鑽石戒指,還學她的麻將遊戲盆友那般在鑽石戒指外面好幾套上一個黃金戒指防止鑽石戒指滑掉。

她門把放遠又移近,看見鑽石戒指閃著變化無窮的風彩,臉部的微笑也像鑽石戒指那麼璀璨。
她吻了吻仍在入睡的老公,高高興興地去報名參加麻將遊戲會。

早上柔和的太陽對著她開心怡然自得的腳步,那高跟鞋子碰地的聲響有節奏感地愉快地隨著著她,她發現街道社區上的一草一木都很漂亮。

遠方,磚紅色的九洲橋,橋身高高的豎入上空,雄壯又壯闊。美國三藩市四季如春,妙極了!她到了電動車,發現電車上的人也尤其友善友善。想起小夥伴們見到她戴著鑽戒那驚訝的小表情,她不知不覺中笑了。

真巧呀,早到的盆友正圍住朱夫人,對她新的鑽石戒指讚歎不已。如果以往,雅娟見了心以酸酸的往下沉。但是,今日不一樣以往,她手裡的鑽石戒指平穩了她的心態。她望著朱夫人的手,卻又不經意用那戴著鑽石戒指的手去撩頭髮,扯領口,抹鼻子。

可是,沒有人留意她。大家的眼光正集中化在朱夫人手指頭上,正七嘴八舌地討論著。
「朱夫人,不僅四卡拉吧?DCOLOR嗎?」有些人問。

「假的,一文不值。」朱夫人笑盈盈地說。她為人正直率真隨和,沒什麼鐵架子。過去,雅娟對她非常好感度。可是,自打瞭解她是朱有富的夫人後,便隨處看她不看不慣。暗地裡並不是評她很矮過胖,便是講她眼不足大,牙不足齊,鼻部又翹起來,哪一樣都並不是富貴相,不知道朱有富怎樣會娶她。大約是那時候全部看起來漂亮的女孩都像自身一樣不肯嫁他,他才娶了現如今這一不好看的女人做老婆吧。

大家仍在hiphop。

又有些人說:「朱夫人,別玩笑了,你老先生為什麼會買假的?」「不是他買,就是我自身買的,假的丟了不痛心,戴戴也可以。」朱夫人哈哈笑,一副舒適安逸怡然自得,無欲無求的樣子。

「我不相信!富裕之人的夫人也戴假裸鑽?你戴的若是仿貨,全球女性戴的便沒有一個是真品了。」

「不敢相信拿來看!」朱夫人笑著脫掉鑽石戒指遞出去,但是無人接聽,大夥兒散掉時還同聲說著:「你真會玩笑。」

沒有張口的雅娟又伸出手攏攏秀髮。

忽然有些人高叫:「看呀,今日雅娟也戴了一顆鑽石戒指呢!」許多人起先一愣,沒多久一窩蜂一樣圍向雅娟。

「不清楚,就是我老公買的。」雅娟甜甜地說。「你老公買的?」問者驚訝地望著雅娟。「是呀,是他贈給我的生日禮品。」雅娟說著,臉部外露幸福快樂的微笑,她從沒這般引以為豪過。

「噢!我懂得了!」問者笑著持續點點頭,像猜到了謎面般春風得意。

「很漂亮!雖比朱夫人那顆小,但火力點類似。」哪個曾拍著雅娟的肩說在國外崗位分不清高低貴賤的盆友邊說邊湊過身來,瞇著雙眼掃視著雅娟的鑽石戒指,向雅娟伸手說:「讓我看看,我能評定裸鑽。」

雅娟喜孜孜地正想把鑽石戒指脫掉,卻發覺伸出手人奇特的眼光,那怪異的眼光無音卻又像大聲地喊:「如何?害怕讓我覺得?」

雅娟的心被那像恐爪一樣的眼光刺了一下,一種無法忍受的覺得把她的神經系統全繃緊,全身上下剎地像著了火。

為了那點自尊心,那點自尊,大約還有點兒小家子氣吧,她一改常態化,撕開擀面皮大聲說出:「剛剛朱夫人叫你看你也不要看,為什麼單要查驗我的?我也好欺壓嗎?」她把「看」改為「查驗」,又把響聲增加好幾倍,還講出欺壓二字,把在場者嚇了一跳,每一個人都詫異,平常細聲細氣,從來不容易得罪人的雅娟居然那麼凶,大夥兒相互之間使眼色。

朱夫人站立起來,把麻將遊戲倒在檯子上,笑著大聲說出:「沒事兒,沒事兒,剛開始玩牌啦!」說著拉了那伸出手的人一下,「還不快點兒回來!」那個人縮回去手,笑著說:「噢,看不下去,看不下去,總之你的也是上等貨,與朱夫人手裡的旗鼓相當。」說完,便搓起麻將遊戲來。

雅娟像被點了穴般定在那裡,臉又痛又熱,又脹又麻,像剛被別人掌摑過。

她咬緊牙關想把鑽石戒指脫掉,讓在場者爽個,但是脫了一半又推上去,她感覺沒有必需那樣做。朱夫人走回來,把她拖到另一張麻將台去,大聲說出:「這裡還差兩人,由誰來?」馬上有兩女坐到他們那桌去,立刻剛開始大轉變。

過去,雅娟的手氣好非常好,時常還贏十來廿元,今日,氣呼呼的她手氣好很嚴重,為了更好地不把銀包中僅有的一點錢輸掉,她推託朱夫人的挽回,也不害怕小夥伴們在低聲細語,提早撤出對局。

她在公共性電車站候車,黃昏即將到來,風卷著霧吹來,平均氣溫一下子減少,她覺得有點兒冷,但是,那電動車又像有意與她對著幹一樣遲遲不來。她一咬緊牙,便頂著霧,逆著風,徒步回家了。意想不到衣著高跟鞋子竟然能一口氣踏過三十幾個路口而不知不覺中累,回到家,一頭癱倒在沙發上,才發現腳指頭磨爛了。

她脫掉高跟鞋子重重地把它扔得很遠,仿佛剛剛受到的憋屈都是由它造成。但是,不一會她又赤著腳一瘸瘸地走以往,把鞋撿起來,拍一拍上邊的塵土,看一下扔破沒有,那一雙鞋是她用幾十元買的最鍾愛的靴子,為什麼要在它的身上排氣?若被摔碎她穿什麼?今日惹事生非的本來是手裡哪個用了兩年存款才買下的鑽戒。

她惱怒憋屈得難受想哭又哭不出來,一手打在沙發上,大喊一聲:「為什麼會那樣?」
窗前濃霧迷天,隔著一個半路口的景色也看不清。

她搬至落日區來住了2年,還並不大習慣性這兒的濃霧,沒奈何,此地域鄰近中國太平洋,她住的房子又在中國太平洋邊上附近。在大風浪時節,夜裡人靜時還聽見驚濤聲呢。而那霧,來說便來,如同今日,早晨陽光明媚,下午霧便來啦,此時大霧茫茫。

她大約很累,頭腦有點兒雜亂,一閃神,眼下出現一個似遠又似近,似飄忽不定又似確實的怪現狀:大霧中,她看到老公程永圍住起了斑跡的白罩衣,在灶前拿著大炒勺用勁地炒著菜,被汗液濕透了的衣服褲子貼在的身上,他周邊漂著的不知道是霧還是煙。

老公工作中的餐飲店背井離鄉有一個鐘頭的路程,她又不是火眼金睛,怎樣能看到他?但是,此時更是晚飯時間,他一定忙得不相往來。

打那一天起,雅娟便從麻將台消退,她的麻將遊戲盆友再沒有見過她。

時間一年年以往,這些盆友仍然珠氣寶光地經常聚在一起打麻將將,始初也有人提到雅娟,有些人說她那鑽石戒指像真裸鑽。有些人哈哈大笑說最要用十元便能購到,她大約怕他人嘲笑她,因此 害怕來打麻將了。朱夫人說,戴假飾品的何止她一個,外國人不容易斤斤計較,即便戴個假鑽石戒指又怕什麼?是她自身太疑神疑鬼了。之後,大夥兒便逐漸把雅娟忘記了。
近期,雅娟的麻將遊戲友們聽聞,挨近美國三藩市的DALYCITY城有一間全名是雅軒的中餐廳新開業,菜品爽口價格划算,消費者多得預定還要排長隊,他們便也搭伴前往惠顧。
剛進門處,他們統統愣住了,原先招乎他們入席的人是雅娟!

「這幾年你到哪裡去啦?」「為什麼會在這里間餐飲店品質?」小夥伴們圍住雅娟,激情又奇怪地問著,這些雙眼如同一支支照明燈一樣在她的身上射來射去。

她們發現,雅娟瘦了,黑了,眼尾也起了眼角紋,過去細細長長卷頭髮變為短短運動服,但衣著貼合的灰黑色套服,看起來精神奕奕。過去那類迷茫的目光不見了,取代它的的是一臉的歡容與信心。最引人注意的還是她右手無名指上那顆小手指一樣的鑽戒。

「我跟隨老公到外埠開餐飲店啦。」雅娟笑著說。看到老友,她也很高興。

「為什麼又在這里間餐飲店品質?」有些人問。

雅娟聽了,本來想說,大家把那餐飲店賣了開這一間。但一明心見性就說:「這間餐飲店是大家的連鎖店,新開業沒多久,要來打線一下。」

這句話輕輕地得話一出入口,小夥伴們便你瞧我我望你,然後是異口同聲地大喊:「哇!開幾家餐飲店,做生意那麼旺,你成單身富婆啦!」雅娟甜甜地笑著說:「熱烈歡迎大家光顧,今天我設宴。」

許多人又同聲說:「你讓我們詳細介紹幾種特色菜,讓我們一個特惠便就行了,做買賣哪裡有不收款的?」「行吧!」雅娟仍然笑著說,她瞭解他們顧面子,不容易免費的,因此講出一個兩利的方法:「九折,不納稅,每個人送一個芒果布丁,怎樣?」「好啊!」許多人笑容滿面,雅娟領著許多人進到稱之為貴賓室的單獨房去,裡邊二張桌子擺著銀廚具。

雅娟向小夥伴們詳細介紹了幾個美味價格卻不划算的菜品,寫出菜式,她手指頭上的鑽石戒指在溫和的燈光效果下閃動得讓人頭暈眼花。一切解決停當,她又給每一個盆友斟了茶才離去。剛回身外出,小夥伴們那乍起的討論使她止了步伐,耳朵裡面豎了起來。

「意想不到雅娟也當女老闆。」一個盆友驚訝又感慨的響聲。「人會有行好運的情況下嘛。」是朱夫人在講話。「我覺得,九成是中了六合彩,才富有開幾家餐飲店,看一下她手裡的鑽戒,便知今朝不一樣以往了。」它是五年前要她脫掉鑽石戒指看的哪個盆友興奮的響聲。

雅娟不由自主深吸一口氣,看一下手指頭上的鑽石戒指,那混蛋正奇詭地為她眨眼睛,像在顯擺自身的本事。那變幻莫測的閃亮撩開雅娟心裡的酸甜苦辣。

五年前,她把心一橫,退了那鑽戒,得回一萬八千美金,又賣了金首飾,還向親朋好友借走錢,才湊合湊齊首期款支付到一個小鎮買下來一間小餐飲店。一家人便離去美國三藩市到那年夏天華氏一百多度,冬天下雪的小鎮去。因為本地僅有她們一家新中式餐飲店,因為食材爽口又比西餐廳划算,做生意很旺。一家人起早貪黑的強幹了兩年換得大迭美元。想起呆在小鎮並不是長遠打算,便以原先二倍價格把餐飲店賣了,返回美國三藩市相鄰的DALYCITY開過之間有百多個坐位的雅軒。她們只傭用切配等好多個職工,雅娟從原先的刷碗雜活變成女侍應。她的老公程永買東西,拿水果刀,抓炒勺,仍然親身執掌廚務,是餐飲店的廚師。雅娟看見他的手,禁不住想到二十多年前朱有富那兩手,所幸迄今他十個手指頭仍齊備。

上年雅娟生辰,程永送她一顆三卡拉DCOLOR的鑽石戒指,親身把鑽石戒指套在她左手無名指,說成還她和他的願望。雅娟歡悅又感歎,程永認為她會晝夜戴著不脫掉了,她卻把它放到銀行保險箱,只在有宴席時拿出來戴在左手無名指,平常動工戴顆假的,戴在左手,它是她自身想出去的想法,當她把在其中的密秘告知老公時,程永情深地望著他說:「都老夫妻了,還那麼固執?」雅娟卻十分認真地說:「來到八十歲因為我會那樣固執的,來看你再苦受了!」程永緊擁著她,沒有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