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21

辣椒出版

專業。嚴謹。創新

港女做全職的美女主播!直播間一個鐘收4300元:要塑造她們送禮的習慣性

當下時興開直播,但不一定是賣東西,每日發佈和粉絲互動交流閒聊,各出謀計吸引她們的心,哄送禮適用自身,一樣能夠 賺到盤滿缽滿。

她原本仍未想過以網路主播作崗位,都不預估有收入,直到2017年,純屬偶然下她與17的臺灣總公司簽訂,終決策辭掉文職工作,當上全職的網路主播,迄今短短的三年半,已積累64萬粉絲,時常走上網路主播榜的頭幾名。

直播間風炙熱,不管何時,都最少有一百幾十人到開直播,網路主播分很多類,有些是才藝展示類,會唱歌;有些是課堂教學類,會教烹煮繪畫video 製作等,還有一些則是閒聊類,每日播出和粉絲吹水,都有捧場祝賀客。Sheena可以突出重圍,由於她專於日本動漫話題討論,算作較為難得少有,也因而受歡迎,她更會和粉絲一起合力打機打日光,夠互動交流。

直播間作風在臺灣和大陸很風靡,許多 最紅的直播間主(livebroadcaster)收益都非常豐富,Sheena指直播間主的收益很搖綴,絕大部分全是零薪資,她都不除外,「粉絲送『禮品』大家才可以提成,非常少會出現固定不動薪資,臺灣的Top1直播主就每一個月收上百萬港幣分為。實際上這一切都講運勢,有一些網路主播旺丁不聚財,有一些則很好運,很有可能只能好多個觀眾們,但所有很富有,每一個月都是會花幾十萬元適用。如同明星般,不一定唱歌好聽的出名,有時候很有可能唱得很不好聽,但有觀眾們緣得話,紅足十幾年都能夠。」

直播間所收的禮品,實際上是用fans真金白銀買的等級獲得現錢,粉絲越多,做直播的時長越多,薪酬分為占比也會越大,因此Sheena很勤力,每日至少播出四鐘頭,最多開齊八、九鐘頭也是有,一般 由夜裡十一點左右逐漸,更常常開整夜至日光。「看著我的觀眾們有九成全是男士,許多 人每一個月都一定會送部分薪酬幫我,所以我的收益都好固定不動,數最多時都是有六位數。」

流覽當日,她就即場開過一場直播間,不夠一小時,早已接到使用價值四千多元的禮品,大家感覺浮誇,但原先這一數量確實等閒,「直播間錢易不容易賺言人人殊,我是全年無休,沒有歇息的,由於我害怕觀眾們外流,見過許多臺灣網路主播,去完兩星期旅遊,期內沒有播出,結果回家後全部觀眾們都走了,因此即使我咽喉痛、失音、得病,乃至有白紅二事,都一定會擠時間播出,就算僅僅十多廿分鐘,由於假如粉絲有一日見不上我,很有可能都是會囉囉攣。」

攝像鏡頭前的Sheena,看起來輕輕鬆松泰然自若,但她們家姐Chemain表露,實際上親妹妹心理狀態和生理學都非常大工作壓力,也衍化了許多病苦,除開由於常常望著強光照,視力差了許多,皮膚濕疹亦時常發作。

要做Sheena的粉絲,少點資金也不好,由於她必須常常參與程式內的主題活動來保持人氣值和獲得禮品,想獲勝這種主題活動,就需要靠粉絲課金適用,她試過較貴的是參與一個相關寫真的主題活動,她在期內共收到使用價值約四五十台幣人民幣的等級,最終變成了主題活動季軍。

訪問期間,Sheena又向大家展現她剛獲勝了程式的封面女郎主題活動,「今次就是我第五次做封面女郎,共收到二百多萬等級(約值五萬元),下一個月是第六次,由於剛都獲勝。」Sheena勤力播出,粉絲課金亦一樣勤力,她每日播出都總是會接到禮品,她已見怪不怪,「由於大家開直播花了許多時間心計,因此都需要塑造她們每日送禮物。」

開直播最重要和粉絲有互動交流,表面造型設計一樣關鍵,因此Sheena每一次都是會細心穿著打扮,「一開始玩直播間時,我正提前準備和一個男生發展趨勢,他很生氣i我玩直播間,有一次我直播間時換衫,他馬上發短訊來罵我,跟我說是否有禮義廉恥,以後就再沒有聯繫。」她會為了更好地另一半而更改嗎?粉絲對她好像更關鍵,「玩直播間這三年多時間我全是單身,假如我就是談戀愛得話,堅信會外流一些粉絲,自始至終有的人對我能有想像。」

開直播主很多人認為EQ要夠高,性子要夠好才行,但Sheena卻不是這樣想,「有一次我的狗生病了,基本上挨但是那天晚上,有觀眾們感覺很瑣事,說沒事兒,買了另一隻就可以,我及時火起,拍台罵髒話,過後實際上有點心虛,想著另一方每一個月都為我月供幾千塊,但我卻罵他,仿佛很壞,但是我有時候又感覺不可以違反自身去順從她們。」

直播間除開帶來Sheena豐厚的收益,也有許多彌足珍貴的工作經驗,比如參加拍攝臺灣許許多多的廣告宣傳、宣傳短片製作,乃至衝破國際性,走上紐約時代廣場一個大視頻廣告,「參加比賽翻本,很難能可貴,就算是模特、知名演員或大牌明星都不一定有這機遇。」

開直播主表層風景,但Sheena說實際上全球很實際,沒有始終的粉絲,花無百日紅,「疫症前我每一個月都飛2次臺灣去拍攝,或是和粉絲碰面,一年飛廿數次,但疫下不可以飛,那裡的觀眾們少了許多,更遑論送禮。實際上不一定每日都是會有那麼多的人適用自身,因此其實我心理狀態便是做得一日得一日,每一日都當做最終機遇,竭盡全力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