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6, 2020

辣椒出版

專業。嚴謹。創新

佐藤健與貓之仲夏奇想 當這地球沒有貓

根據《電車男》、《告白》、《惡人》電影推手川村元氣首部長篇小說改篇,故事講述一名年輕的平凡郵差(佐藤健 飾),一天被醫生診斷出罹患絕症,因而陷入無比茫然之中;此時一隻不請自來的魔鬼,提出一項「等價交換」的建議:「只要讓世界上的某樣東西消失,就可以延長一天壽命!」

聽起來還不錯…

於是魔鬼先後令世界失去了電話、電影、時鐘,郵差活多了三天,但和這些事物相關的珍貴回憶,也通通消失了。去到第四天,魔爪終於伸向了郵差所飼養的貓。牠的名字叫椰菜(Cabbage),一人一貓相依為命多年,但魔鬼偏偏要讓貓在世界上徹底消失…

「一旦貓消失了,這個世界會得到什麼?自己又將失去什麼?」

導演 永井聰 《廣告祭!唔制!》
編劇 岡田惠和 《沙灘小子》(電視劇)
原著小說 川村元氣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
主演
佐藤健 《爆漫》、《浪客劍心》系列
宮崎葵 《字裡人間》、《北方的金絲雀》
濱田岳 《海猿》系列
原田美枝子 《整容天后》

級別 I
片長 102.8分鐘
上映日 2016年7月28日
發行 娛藝電影、英皇電影

 

【北海道函館】連續20天的外景

2014年10月8日,函館,《當這地球沒有貓》正式開鏡。氣溫相當低,第一個鏡頭是男主角「郵差」,騎著單車上斜坡,單車籃子裡載著貓「椰菜」。這場戲既是第一幕,亦是電影的結尾,可謂非常重要。清晨5點,佐藤健到達拍攝現場,面對函館的冷,顯然有點不知所措。第一天的拍攝,從僅僅有點暮光的時間開始準備、試機位,直到夕陽直照斜坡的時刻,攝影機才成功拍下第一鏡。

「椰菜」被佐藤健抱著時,一直非常安靜。可是一放進籃子裡,牠就開始喵喵叫。佐藤健要不停輕掃牠的背,總算安定下來。開鏡當天,不只斜坡的戲,還有電車、郵局和派信等戲份,在函館街頭來來回回,一直拍到天黑才收工。途中更下起雨,可說是相當狼狽的一天。但佐藤卻說:「這裡空氣清新,而且景色這麼美,接下來20天的拍攝很令人期待!」

拍攝第二天,飾演女主角宮崎葵正式開工。本片是她與佐藤健第一次合作,兩人要拍的第一場戲就是分手之後,久違了的一對過氣情侶在café內懷緬過去。宮崎葵埋位前就談到:「希望這一場戲,能演繹一個比『郵差』成熟的『女朋友』。」 拍攝完成之後宮崎葵笑說:「佐藤健人很好,很好相處,所以可以很放鬆地演。」

本片很大部分的戲,都落在這兩個人身上,但是兩個角色偏偏沒有名字。原著小說作者川村元氣表示:「想給讀者更大的想像空間,所以把人物名字留空。」可是當作品被拍成電影,就必須要找實實在在的演員去演。要保持「郵差」和「郵差女友」這兩個人物的想像空間,同時要帶出那份存在感,是對演技的一個考驗。這正是川村元氣在眾多曾經合作過的演員當中,堅持要找佐藤健與宮崎葵去演的原因。特別是佐藤健,出了名是一位要100%理解整個故事的演員。開鏡的那一天佐藤健說:「角色沒有名字這件事,我覺得應該理解成是這作品本身的風格吧。」聽到這翻話,川村元氣就更加有信心,因為他知道這個選角絕對正確。

 

【郵差、惡魔】一人分飾兩角

佐藤健今次要一人分飾兩角:脾氣好但優柔寡斷,凡事慢條斯理的「郵差」;「惡魔」則剛好相反,急躁而喜歡挖苦人。在原著小說中,「惡魔」的造型是穿夏威夷裇,所以花名叫「ALOHA」。但電影裡的「郵差」和「惡魔」的樣貌一樣,衣著打扮都很相似,只能靠演員的表情、語氣、舉手頭足或者是小動作去分辨出兩個人物,要有高超的演技才能應付。而兩個角色之間的關係,隨著故事發展會有微妙的變化,難度更高。川村元氣說道:「可以演好『郵差』這角色的演員有很多,可是要同時勝任『惡魔』的,就很難找。所以我想,如果演技的範圍夠廣,兼具喜劇和劇情片的表現力的佐藤健來演的話,應該會很有趣。」

細長的手指是「惡魔」的特徵。佐藤健加了一些細微的手指的動作,就好像「惡魔」在不經意地表現自己一樣。看戲的時候,「惡魔」戲弄「郵差」的時候,觀眾憑一個小動作就看得出來。

完成了函館、小樽、栃木的外景之後,11月7日至11日,攝製隊到了東京的東寶攝影廠,拍攝「郵差」和「惡魔」在房間裡的對峙戲。劇組採用佐藤健提議的「交換拍攝法」,即是佐藤健演「郵差」的時候,找來一位身形和他很相近的替身演員來演「惡魔」;到他本人手指加上特殊化妝去演「惡魔」的時候,替身就反過來當「郵差」。也就是說,佐藤健和替身演員都要把兩個角色全部的台詞記熟,從頭到尾演一遍。而且最終的製成品,「郵差」和「惡魔」都會變成佐藤健,需要用視覺效果去處理。所以所有鏡頭都拍了兩個版本,單是分鏡就比一般電影多一倍。有些鏡頭,「郵差」和「惡魔」會有重疊,就必須出動到綠佈景,把兩個人物分開拍,最後再用CG將背景和人物合成。雖然這複雜的拍攝過程非常花時間,但導演永井聰卻淡淡然地一個一個鏡頭花足心機完成。

除了一人分飾兩角的戲份,「惡魔」逐漸將世上的事物逐一變走的情節,是另一個視覺效果的難關。當世上的電話消失,手機店就變成了文具店,回憶也隨之消失;當電影消失於世上,電影院也消失不見了… 充滿奇妙變化的鏡頭,很值得在大銀幕上細味。

 

【生菜、椰菜】一貓分飾兩角

佐藤健今次要一人分飾兩角,他的好拍檔貓明星PUMP也一樣,要一貓分飾兩角:「生菜」和「椰菜」。PUMP哥今年10歲,雄性,有著灰色虎紋。以人類年齡計算,PUMP已經有50歲,份屬前輩級。原本是隻流浪貓,但個性卻非常溫馴又黏人。

一般來說,拍攝最怕遇上拍動物。特別是需要演員和動物有演技交流的時候,就更很花時間和精神,但這次拍攝卻出奇地順利。主要原因是PUMP哥很聽馴貓師的話,牠能在你要牠動的時間動,你要牠望向哪一邊牠也會照辦。更厲害的是,牠聽指示走向一方之後,還懂得恰當地停留在畫面之內。在函館拍單車籃子內那場戲的時候,雖然在叫鬧,但也沒有想跳出來的意思。「生菜」死的那一幕,其實就是PUMP哥在演員懷抱中睡著,屬貓界少見的方法演技。這麼聽話的貓,令所有工作人員都愛死PUMP哥了。佐藤健本身也是貓奴,家裡有養兩隻貓,面對貓可稱得上是熟手技工,也是拍攝順利的另一個原因。

一路下來都超順利,拍到最後「郵差」餵「椰菜」飲牛奶的戲份時,卻一反常態。劇情是要佐藤健把牛奶倒進碟子,放到地下,然後PUMP哥走過來喝。
結果卻是:
Take 1,PUMP哥完全無視牛奶,直跑到佐藤健懷裡去。
Take 2,PUMP哥雖然走向碟子,但只舔碟子旁邊的水(一旁的佐藤健苦笑)。
Take 3 / 4 / 5 / 6…,PUMP哥都未能完成。有劇組員工表示,應該不想和佐藤健分開,所以故意拖延吧!
再來來回回好幾次之後,終於完成拍攝,佐藤健表示:「和『椰菜』的戲統統拍完了!不過,之前牠演過電視劇《最完美的離婚》,這麼優秀的貓演員,說不好下次還有合作的機會呢。」

順帶一提,小時候的「生菜」和「椰菜」,是由四隻長得一模一樣的貓BB飾演。是寵物經理人公司特意為了這次拍攝找回來的,因為剛出生不久連名字都未有。佐藤健就擔起大任,參考了電影裡的角色名字,分別將牠們命名為「生菜」、「椰菜」,「韮菜」和「芹菜」!

【布宜諾斯艾利斯】愛與貓同行

日本的拍攝完成後,劇組兵分兩路,一隊經法國巴黎,一隊經意大利羅馬,合共花了接近45小時,終於佐藤健和宮崎葵都來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是電影中兩人旅行,充滿回憶的地方。地理位置來說,阿根廷和日本剛好在地球上的兩端,兩地時差正好12小時。在日夜顛倒的情況下,坐完長途機的佐藤健卻完全沒有倦意:「沒有感覺到時差!」當地攝製團隊及翻譯們碰面,再會合另一位演員奧野瑛太,於11月16日正式展開阿根廷和巴西的10天工作拍攝。

在阿根廷的拍攝主要是三位演員在市內觀光的戲,所以拍攝地點全是著名的觀光景點。在原著小說中,「郵差」和「女友」都很喜歡王家衛的經典作品《春光乍洩》,所以這對小情侶才跑去布宜諾斯艾利斯。亦因為這個原因,導演永井聰在拍攝時選了不少在《春光乍洩》出現過的場景,甚至連對白也會特別提到「Happy Together」。4日間要跑多個景點,時間相當緊迫,不過佐藤健和宮崎葵邊拍照邊相視而笑容等溫馨的場面都順利地拍了下來。這是佐藤健第一次在外國拍電影,處於一個未出發先興奮的狀態。加上戲份全都屬「開心回憶」,可說是寓工作於娛樂的行程。又順帶一提,在阿根廷雖然沒有任何貓的戲,但和北海道拍攝的時候一樣,所到的拍攝點常常會遇上貓,貓奴佐藤健一有空就和貓貓玩,大家都覺得他和貓特別有緣。

【伊瓜蘇瀑布】尋找那些年的春光

攝製團隊最後來到巴西的伊瓜蘇瀑布(Iguazu Falls)。伊瓜蘇瀑布是世界三大瀑布之一,1986年被列為聯合國世界遺產。當中最大支流是被稱為「魔鬼之喉」高82米、寬150米、長700米的U字型的瀑布,其震撼力可想而知。在275條大小支流瀑布之中,選定在弗洛裡亞諾瀑布(Salto Floriano)進行拍攝宮崎葵對著瀑布哭的場面。一台攝影機放在「魔鬼之喉」峭壁上架著的橋,另一台則放在最靠近瀑布的觀景台,這亦是在《春光乍洩》中,梁朝偉被淋得全身濕透的場景。導演永井聰強力要求,宮崎葵淋濕身面對大瀑布的戲,一定要在同一個位置拍攝。

拍攝當天是大清早,現場看不到像明信片上的彩虹,但這樣反而和故事要的無力感很一致。瀑布的顏色會隨著水流量和降雨量而改變,帶點泥黃色的河水奔流而下,水聲轟耳。在瀑布下流的工作人員一下子就全身濕透,而且對話要竭力大喊出來,才不致被隆隆水聲蓋過。這場戲講的是在旅行的途中,「郵差」和「女友」遇上了某件事,一時間難以接受不知如何面對。埋位之前,佐藤健和宮崎葵都沒有大多話,默默地培養情緒。

原作小說作者川村元氣表示,站在伊瓜蘇瀑布面前哭泣這場戲,只有宮崎葵才可以勝任。寫作的時候,腦子裡的影像就是宮崎葵,今次選角明顯非常精準。被瀑布淋濕、歇斯底里地大哭的「女友」;和在她身後無能為力、只能站遠處守候的「郵差」。兩個拍攝機位捕捉到的是佐藤健和宮崎葵兩人全心全意、無懈可擊的演技,也需要感謝伊瓜蘇瀑布給與他們的能量。

最後大家在伊瓜蘇瀑布前,舉行了一個簡單的煞科儀式。永井導演獻花給佐藤健和宮崎葵,而兩位演員在全身濕乎乎和水聲隆隆的狀態下,用盡力把要對全體工作人員說的感謝的話大聲喊出來。「這裡真是很壯觀!雖然來之前已經聽說過,有了心理準備,但實際看到還是會感嘆,真的這麼壯觀!」佐藤健邊回憶在瀑布的拍攝邊說:「能在這地方拍外景,實在太幸運了。演技的呈現很需要借助拍攝場地能量。但是在這麼宏大的景觀前演戲,有時有些攪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演。作為演員,能有這樣的體驗,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電影中一人分飾兩角的佐藤健,拍攝期間每天都有他的戲份。對他來說,比起其他作品,這次的壓力明顯較大。煞科當天,如釋重負的佐藤健興奮得舉高雙手,同時也感受到他達成目標的那份滿足感。難怪在瀑布前,台前幕後的大合照裡,佐藤健的笑容這麼安穩。

宮崎葵亦說:「能以這種宏偉的大自然作背景演戲,真是萬分幸運,而且情緒也因而變得更澎湃,過足戲癮。」同時她亦提到:「大哭的那場戲,即使導演喊CUT之後,眼淚還是繼續流,哭了一陣才可以停下來。情緒被瀑布帶著走,一下子收不回來。去巴西之前,TOM(奧野瑛太飾)送別我們之際說的『路上小心』,想起在電影中看到他們一直在一起開心地遊玩,而滿心期待可以再見的人,忽然就再也見不到了,心就很痛,情緒一下就氾濫了。」兩位演員都提到,宏偉的伊瓜蘇瀑布,給了他們很大的能量,去演繹感動的場面。

隨便一提,佐藤健和宮崎葵兩人利用拍攝的空檔,和工作人員一起參加了小船之旅,深入瀑布的岩洞之中,玩得相當盡興。在伊瓜蘇瀑布雖然沒有遇到貓,但那裡是很愛跟人玩的南美浣熊的棲息地。對忙碌的工作人員來說,浣熊的存在起了不少心靈治療的作用。佐藤健有空的時候更會走近牠們,拍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