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 2021

辣椒出版

專業。嚴謹。創新

銀行信貸擴大進一步放大了貧富懸殊

每日,大家都能接到金融企業發過來的“貼心”貸款廣告,乃至也有漂亮小姐姐通電話來問大家——缺不差錢啊?

早晨出家門口進電梯轎廂,進入面前的很有可能也是某商業銀行的【某某某貸】廣告宣傳。

進到企業,坐到辦公桌上,打開手機看看新聞網的情況下,刷著刷著就能刷出某某某金融企業的商品——20萬一瞬間到賬!

盡管惠普金融建設規劃早已在2020年完成了,可是金融業大門口一旦開啟,好像從此關不緊了!

借款廣告宣傳或是一如既往地占據著大家的視野,時時刻刻提示我們去借款!

大家曾覺得經濟發展的整體提高可以讓每一個人都獲益。

在有錢人越來越更為富貴的與此同時,每一個人都能獲得益處並享有高些的生活水平。

但科學研究表明,如今很多我國不公平狀況在加重,窮光蛋與有錢人中間的差距越來越大,尤其是在近期的1/4個新世紀里特別是在突顯。

底層人民的薪水並沒有絲毫提高,而金字塔式頂部群體的收益和財產都大幅度提高。

全球不公平數據庫查詢(WID)有關統計數據表明,中國本人凈財富前1%的群體所占的財富市場份額從1995年的15.8%升高到2009年的31.1%,後在2013年降低至27.3%,以後又逐漸逐漸升高,2015年為29.6%,2020年已升到30.6%。

對這一狀況的直接原因,有很多種多樣表述。

但小葵感覺這一狀況和金融行業的迅猛發展存有著不可避免的邏輯關系的。

金融業,能夠讓有錢人更富,窮光蛋更窮;更能夠讓兢兢業業的中產階層一不小心就一瞬間貧困。

銀行信貸擴大,僅僅讓少數人得益了,但這種少數人剛好是早已占據財富或是高工資的人群。

怎樣看待呢?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馬雲爸爸意味著小螞蟻集團公司和一個一般的打職工去金融機構借款,貸到的錢額度肯定是不一樣的,使用方法也是天壤之別。

馬雲爸爸以小螞蟻集團公司去借成本低(3-7%年利率)的錢(一般都要上千萬或是上億的借款),拿來的錢能夠給打職工放18%年利率的借款,從這當中賺取價差,搶人頭。

以上的明星和掏錢後,馬雲爸爸和小螞蟻集團公司就更為富有了。

但一個一般打職工去借款,肯定是借不上馬雲爸爸那一個量級其他錢,更不太可能用來發放貸款獲得價差。

打職工借款,一般都只有借到幾萬元,較多十幾萬元。

取得錢後,絕大部分人全是用於消費(購買手機,買包,購買衣服,買課程內容,買房,買車輛等),消費後必須付款大量的貸款利息(24%年利率的)。

那樣一比照,大家是否能了解——銀行信貸擴大,僅僅讓極少數有錢人得益了呢?

金融理財產品的豐富多彩,金融信息服務的提升,並沒有處理股權融資彼此遭遇的不對稱信息難題,貸款銀行自始至終全是規定貸款人有抵押物或是有促使金融機構堅信其有還貸工作能力的充足直接證據,這或是有益於早已有一定的財富累積,有較高與平穩收入來源或是極強的人際關系的自己和公司。

金融企業給窮光蛋發放貸款,來適用窮光蛋在實際工資不會改變,乃至下滑的情形下保持或提升消費能力,結果當然是全面性的金融的風險——社會發展區域內的債務重組毀約事情。

銀行信貸(負債),是一把劫貧濟富的長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