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 2021

辣椒出版

專業。嚴謹。創新

肺炎疫情後的寵物批發市場,錯亂水準超乎想像

疫情爆發一年後,許多我國依然遭遇著交通出行限定,長期的封閉式讓本地群眾深受孤單的困惑。

這時候,一隻寵物犬針對被憋壞的大家而言好像是非常好的撫慰。殊不知要求的猛增讓小狗銷售市場閃過了極大泡沫塑料——被炒老天爺的價錢、騙術、欠佳繁育,這些。

並且,這種在孤單沼澤地中隨意把握住一根稻草的大家,非常少會充分考慮,疫情過後小狗的歸處……

2020年9月,某一週一的中午,恰逢英國全國各地封禁的慢性期,我迫不得已應對我瘋狂費盡心思有著一隻小狗的客觀事實。

幾封細細長長電子郵箱就能證實我那時候的瘋狂:一封是來源於坐落於倫敦的英國稅務海關總署的信函;另一封是與我還在加拿大故鄉阿爾比省卡爾加里資詢過的技術專業托運寵物人的信函。這兩封信為的全是同一件事。

是的,在一場把人們纏住的全世界新冠肺炎疫情期內,把一隻小狗送至一個車次非常少的跨北大西洋飛機航班的客艙裡,帶它跨越國界或是有可能的。但英國寵物移民僅僅一個恐怖的念頭,必須幾個月的時間和千余美金的執行費用。僅是文秘工作就讓人望而生畏。

在技術上講,在其中涉及到的消極思想,聽起來與嘗試進口一匹演出用的小龍或是一件價格昂貴的工藝品沒有什麼不同。

我要那樣做的關鍵緣故是害怕受困在英國家裡,而且身旁沒有小狗守候,因此想從加拿大阿爾比南邊買一條柯基犬。本地小狗狗相對性充裕,價格實惠。

在這個全過程中,我發現了,要想有著四條腿的小孩子,就得應對令人頭疼的銷售市場,這一銷售市場充滿了惡性價格競爭、漫天要價、黑心飼主、歐洲走私者、奸詐的騙子公司和肆無忌憚的盜狗者。

而這還僅僅倫敦的狀況。

在美國,從洛杉磯到紐約的動物收容所在肺炎疫情一開始便被激增的要求剷除,許多人還開闢了依據要求駕車或乘飛機往全國各地運送小狗的小作坊領域,展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色。

據繁殖者線上報價網站PuppySpot的資料資訊,與以前一年對比,疫情爆發後的美國小狗狗漲價了36%,現階段依然保持上位。該網址稱,金子泰迪犬最受大家喜愛,對於價錢最昂貴的英國牧羊泰迪犬的價錢飆漲了近90%。

但是,對小狗的要求也很有可能造成現有的比較嚴重難題日益惡變,由於美國政府部門常常在公開市場操作上為部隊選購德國德牧犬和拉布拉多犬,造成跟民俗產生市場競爭。據彭博社報導,一些犬品種就算在精銳訓煉逐漸以前,其價錢也常常超出5500美金。

與小狗有關的行騙和偷盜案子也在提升。2021年2月,幫LadyGaga遛貓遛狗的人到洛杉磯一條街上遭受槍擊,兩根法國鬥牛犬被偷。之後小狗找了回家,但緣故是LadyGaga懸賞任務50萬美金並服務承諾“不談一切難題”。

現階段尚不清楚歹徒盜狗是由於瞭解主人家是時興歌手,或是單純性由於法國鬥牛犬要求飆漲,現階段這類狗的市場價達到1萬美金。

但伴隨著法國鬥牛犬失竊的報導增加,美國養犬俱樂部快速為愁眉不展的主人家公佈了手冊。該俱樂部隊強調,美國每一年大概有200萬個狗被奪走,一般是“轉讓”給新主人家,在其中中小型高價位犬特別是在風險。

“這類狗非常容易抓也非常容易遷移。”該俱樂部隊集團旗下尋犬服務專案AKCReunite的CEO湯姆·夏普表明。

行騙也五花八門。有資料資訊紀錄的最終一個月為2020年11月,BetterBusinessBureau紀錄了337起與小寵物有關的詐騙舉報,同比增速了400%之上。

據該組織可能,2020年美國和加拿大有關行騙損害很有可能超出300萬美金。此外,騙子公司在2020年還自主創新了技巧,有一些根據Venmo和電子禮品卡支付,有一些乃至仿冒動物收容所。

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警示稱,騙子公司常常以肺炎疫情為托詞規定附加的寵物運輸費用並不會有的小狗狗。

要求和行騙根本原因全是同一狀況。自疫情爆發至今,世界城市裡相對性具有權利的大家好像都愛積存關鍵物資供應:黃豆、手機遊戲、紙巾和狗。

在封禁期內,大家對小狗的喜愛通常會變化為基本上全社會發展的沉迷,這一全過程中產生了怪異並且有時候令人深思的供求歪曲。與紙巾不一樣的是,這並並不是短暫性狀況。

我該算得上有話語權的。終究有那麼幾個月,我除開小狗以外,基本上任何東西都不願。
 

討人喜歡的產品

 
直到我和男朋友在寬闊的高速路上分秒必爭,總算在秋季抱來小狗狗的情況下,第二波全國封禁早已迫近。大家宣佈變成 了肺炎疫情養寵物風潮中的一份子。

格裡夫是一隻潘布魯克威爾士柯基犬,最愛嚼木棍,阻攔別的小狗狗,也喜歡吃花園裡發覺的不乾淨的東西,它自身也變成里程碑式時刻的一部分。肺炎疫情期內的狗狗眼前所聞的是壓抑感、窮困潦倒且常常相隨的人們。而人們在肺炎疫情期內唯一的愛好,或社交媒體寬慰的來源於便是遛貓遛狗,她們十分必須小狗的守候。

自然,任何人包含我以內,都討厭把深愛的小狗當做產品。殊不知肺炎疫情期內無論具體情況怎樣,小狗就這樣的存有,不但是產品,或是受歡迎產品。

英國本來便是熱愛狗狗的海島國家,以往一年裡,全國的封禁中有一半時間,其我國界限遭受肺炎疫情和退歐的雙向限定,現如今也是徹底深陷養寵物瘋狂當中。

該網址表明,到2020年11月,也就是詳細資料資訊全新的一個月,小狗的價格是2019年均價的2.3倍,躍居至千余歐元水準,上漲幅度自然還達不上BTC的水準,但顯著高過標準普爾500指數值。

此外,泰迪犬、牧羊犬和鬥牛犬構成的排名榜證實了大家對時尚種類的瘋狂要求,在其中迷你貴賓犬排名第一,每只小狗狗有1882名顧客有興趣,而最價格昂貴的種類則是英國鬥牛犬。到2020年中後期,溫斯頓·邱吉爾當初偏愛的小狗均值價格上漲3000歐元。

自然也是有一些慢性期,這一時間通常跟英國人遭遇的封禁限定息息相關。限定釋放壓力時,大家買狗狗;限定縮緊時,大家就四處找狗。(到2021年1月中下旬,伴隨著英國第三波限定,每只小狗狗的資詢從2020年高些降低,依然彷徨在200之上。)

Pets4Homes的英國經理李·吉布森在查詢該網站訪問量後表明,總體行情看上去貼近三個高峰期,跟全國各地封禁時間保持一致。

不但非純種狗的選購提升,在網上收養的總數一樣猛增。上年3月英國初次封禁,倫敦知名貓和狗世家Battersea發覺為小寵物找新家的申請辦理也在猛增。

Battersea的恢復和褔利主管貝基·麥基弗表明,僅在5月的一個星期裡,領養中心就收到了5000份領養狗狗的申請辦理。她填補說,近期該管理中心接受的狗被收養得迅速,一般幾日內就可以尋找新家。
 

“小狗可憐兮兮目光”的能量

 
杜克大學的演變人類學家,也是《狗狗的天才:為何狗狗比你想像中聰明》(TheGeniusofDogs:HowDogsAreSmarterThanYouThink)一書的共同編撰的者布萊恩·黑爾稱,縱覽歷史時間,小狗在人們日常生活飾演過許多人物角色。狗一直是暖床捕獵的小夥伴,“身旁食材不足時,還會繼續吃狗肉。”

那麼,為什麼如今大家這般喜愛養寵物呢?儘管人們基本上不用哪些激勵就可以深陷選購風潮,看一下2021年今年初GameStop的漲幅就瞭解,假如再要裝作人們跟狗的關聯沒什麼尤其的地區,就有點兒消極悲觀了。

實際上,人們跟小狗的聯絡經常被覺得是演變的一大閃光點。因為雙眼壯實,小狗吹拂眼眉後的雙眼看上去尤其大,即“小狗可憐兮兮的目光”,這與人們寶寶的神情類似,因此 魔法十分大。寶寶學會說話,或以別的溝通交流方法以前,便是根據目光觸碰與成年人取得聯繫。

目光觸碰會讓人代謝縮宮素,刺激性人的大腦感受到愛和撫養,進而擴張和加重本身的目光觸碰,隨後再體會一遍縮宮素的刺激性。

“當小狗盯住你雙眼看的情況下,開啟了爸爸媽媽跟小孩中間的縮宮素循環系統。”黑爾說,“等同於小狗在使用 雙眼抱緊你。”

現代社會對狗的沉迷,通常被覺得是孤單社會發展的不良反應,或者出生率降低和延遲孕婦分娩的嚴苛不良影響,隨著著有關Instagram帳戶、小狗服裝定制、小狗日托也有高價位元標識等。(肺炎疫情一開始時,還被吹噓為能夠激發新一波人口紅利的機會,結果對美國夫妻的危害好像恰好相反。)黑爾也明確提出了實幹的肺炎疫情前基礎理論。

“一切在西元元年前養過狗的人都是會瞭解‘淋浴和禱告’這類操縱蝨子的方式 。”他說道。

在21新世紀以前,出自於必須,小狗常常為散養,之後當代寵物醫生將操縱蝨子的方式 簡單化為在番茄醬裡藏上幾顆藥粒。取得成功祛除蝨子以後,小狗忽然可以上布藝沙發,乃至跳上床了。他覺得,人們馬上迷上小狗的個性化,禁不住誇讚小狗聰慧。

殊不知,大家難以忽略小狗與少年兒童的共同之處。

2020年5月,在《財富》雜誌軟文寫手王波非的一篇有關寵物行業盈利豐富的報導中,寫到美國人將寵物犬“個性化”的本能反應怎樣危害商業服務。

小狗變為家庭主要成員,常常吃高價位的“人們級”犬糧;小寵物主一般不被稱作“主人家”,只是“小寵物爸爸媽媽”。這不但提高了小狗在家中中的影響力,還常常使小寵物變為主人家的小心肝。

“大部分狗不用長期工作中,除開愛我們以外,任何東西都無需做。並且小狗在這裡一點上做得非常好。”
 

價格上漲和收留招聘面試

 
在小狗狗進行接種疫苗後,大家就帶它去本地生態公園,添加早上一眾小狗的隊伍。這也是非正規的,與此同時也維持社交距離的見面,在大吵大鬧、摔倒、飛奔的小狗身邊,是極其期盼社交媒體的新主人家。

大家有很多夥伴,“肺炎疫情小狗狗”十分多。在本地花園裡,幼年的小狗非正規的地分為第幾代,這也跟幼時的獨特封禁相關。在其中最少的小狗狗僅僅發抖的細毛團,而年齡較大的早已是調皮完善的青少年。

沒多久以後,大家難以避免地應邀添加WhatsApp群,大家幸福快樂地共用訓煉方法、天氣預告和有意思的狗狗照片,而對政冶或新聞報導則非常少關心。

但是在我問及小狗的來源於,大家便開啟方便之門,聊了好多個鐘頭。一位混種泰迪犬的主人家說,小狗原先的主人家規定收留者7點按時通電話,仿佛限時搶購受歡迎音樂劇門票一樣。當七八分鐘後總算連通電話時,12只小狗狗只剩餘了二隻。

另一位混種臘腸犬的主人家直言,以前帶上一遝現錢穿越重生倫敦去抱小狗狗,結果剛把狗抱在懷中,就聽聞價錢忽然提升 了250歐元(折合341美金)。

許多群員也以前嘗試領養狗狗,但大多數都以不成功結束。收留所說一位群員不足“自信心”;還問另一些群員是不是方案成家立業,如果有方案則是什麼時候。

有一位當地小狗的主人家遠從羅馬尼亞找來一條援救犬,全部全過程非常典型性,包含2次電話採訪、一次視頻審核,也有一次碰面,最終才把狗帶回去。

另一些人表明參與過收養前的檢測,關鍵磨練訓練狗狗專業知識;歷經一輪輪訪談,一對夫妻發覺電子郵箱再也不會接到回應。

而我的小秘密很簡潔明瞭也很用心,便是勤奮從大西洋之岸運進一隻小狗,結果分毫沒有十分之處。
 

“進到銀行帳戶——錢沒有了”

 
安迪·西蒙斯是西蘇塞克斯郡一家名叫Transfur的中小型家中小寵物搬家公司的責任人,每星期都是會收到兩三次電話,期待他能夠協助自己的小狗接產。但那樣的交談非常少有好的結果。

“跟這些人溝通交流時可以很顯著覺得到,她們是行騙的目標。”他說道。“另一方規定她們用亞馬遜的抵用券或西聯匯錢付款,便是騙財。登進銀行帳戶——錢就沒有了。”

常常有些人將公司網頁上的詳細資料發送給潛在性的小狗主人家。別說,敘述的小狗狗並不會有。

他說道,也是有愈來愈多的人通電話期待分配小狗狗入境,一般來源於東歐。

“我懷疑這些人是以小狗狗大農場選購,如今發覺……沒有辦法把小狗狗送至英國。”西蒙斯說。他強調,Transfur也做不到。一般狀況下,企業只能夠將小寵物送出國留學,並且是在搬新家時,並並不是將小寵物運進去。

詐騙個人行為儘管並不奇特,則是隨著小狗狗價錢大幅度增漲可預料的不良反應。

殊不知,運送是個新難題。英國的養寵物發燒友非常集中化,一直以來一直很吸引住進口狗,有一些是以流浪犬諸多的我國解救而成的,有一些則是來源於小狗繁殖產業基地,一般餵養和運送標準非常恐怖。

因為小狗狗走私者受嚴厲打擊、肺炎疫情限定邊境線商品流通、飛機航班降低及其英國新脫歐標準下的進口狗海關新政錯亂,借助進口難以達到英國人對小狗狗的要求。

除開價錢飆漲,外界供貨停滯不前也很有可能造成中國一波盜狗風潮。

難以分辨盜狗有多廣泛,由於倫敦警察局並沒有區別偷狗和其他類型的資產偷盜,但愛心組織LostDog稱,2020年是“迄今為止盜狗狀況最比較嚴重的”一年,有關彙報提升了250%。

有一位離休員警現在是軍犬探案,工作中真是做不完。此外,上年12月英國廣播公司的一個電視欄目稱,英國接二連三的盜狗案也是一種“肺炎疫情”,還轉述一位元不具名的情報資訊人員稱,最少有兩個違法犯罪機構從毒販改成偷狗。終究經濟發展收益更高,並且通常處罰特輕。

就連熱血傳奇的調研新聞媒體Bellingcat的創辦人艾略特·希金斯也捲進在其中。近期希金斯對英國《金融時報》表明,儘管他以揭秘敘利亞戰爭罪行出名,但最近卻根據破解車牌號説明,找到了一隻失竊的狗。

眾多盜狗報導,再再加上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遺失小狗的主人家蘊含痛楚的宣傳海報,有一些乃至立即從手裡奪走,都引起了大家對違法犯罪的害怕,令人想到經常出現時尚小狗狗被搶走,敲詐勒索保釋金的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

在其中有一個實例激起了維吉尼亞·伍爾夫的設計靈感,之後寫下小說集《阿弗小傳》(Flush)。

當地花園裡,同行業的遛貓遛狗者逐漸發覺,周邊發生了不值一提、不遛貓遛狗,還長期拍攝小狗的男生。在一次學習培訓調研新聞報導組織Bellingcat的行動中,我男朋友在偷拍照片小狗玩樂的相片裡,發覺一個模糊不清的身影在給小狗照相。

自然,偷拍照片者很有可能僅僅不擅社交媒體的愛狗,或是僅僅封禁期內無趣外出散散步的倫敦人。但在害怕的氣氛中,沒人想要探險。許多交談都涉及到遛貓遛狗小夥伴、警報哨和潛在性的矛盾。

qq群管理仍在本地咖啡廳貼上包裝印刷牌。牌上面有只戴著膠手套的手,要抓被嚇傻的小狗狗,上邊寫著“當心!”
 

肺炎疫情期內的養寵物不良影響

 
在這裡艱辛的12個月裡,養寵物毫無疑問是難能可貴的閃光點。我兒時就養過許多隻柯基犬,很多年來一直想自身養。我的衣櫥都變成了柯基主題風格,這針對一名31歲的女士而言稍顯難堪。

難題是不但包含奇特的棉襪和T恤,聯手拎包、遮陽帽、鹽和胡椒粉瓶都是有柯基,這種通常是家中一樣喜愛狗的親人送的禮品。

養寵物以前我經常跑步,經過別的遛貓遛狗的人時,內心很難過,一直理想著何時能夠養一條自身的狗。直到我的狗狗進家,就發覺暴躁的狗狗叫和不斷大便,換得的是相擁、遛貓遛狗和無須致力於全球疫情的釋放壓力,比較之下,這種成本全是非常值得的。

很多人覺得,在這般慘忍又這般幸苦的一年裡,養寵物犬擺脫了大家的機殼。

在倫敦,跟路人閒談並並不是常態化,殊不知無論是跑步者、職工或是羞澀的中小學生,早晨散散步時都想要慢下來相擁格裡夫。

在把它抱來以後的一個月裡,雖然或是要戴著口罩並維持社交距離,和我閒聊的人大量了,因為我會對大量路人笑容,這也是很多年來沒有的歷經。

在幸福快樂顯著緊缺的情況下,向小狗狗問候會令人顯著且不能操縱地覺得幸福快樂。

但在我寫這篇報導時,卻常常為所發覺的資訊內容而覺得吃驚、躁動不安乃至慚愧。自然,對小狗的喜愛應當維持單純。團體的沉迷怎會造成這般極大的泡沫塑料,產生那樣的澎漲和歪曲,還牽涉這般多的騙術?
 

小狗狗不應該是人世間單純幸福的存有嗎?

 
而具體情況是,要求猛增顯著讓各種各樣小寵物愛心組織和養犬俱樂部隊覺得焦慮,乃至團體作出警示稱,騙術經營規模巨大、小狗繁殖者動因不單純性及其最後很有可能發生丟棄,讓新一波入行的養寵物者遭遇眾多變化且將來難以預料。

英國的KennelClub向我給予了2020年7月逐漸的科學研究結果,發覺倫敦超出三分之一的新主人家沒法鑒別極端的繁殖者或騙術,約45%的人針對返回“一切正常”日常生活方式的肺炎疫情後如何處理小狗沒什麼方案。

從肺炎疫情逐漸到現階段,Pets4Homes和Battersea都並未發覺小狗狗送至收留管理中心或廣告宣傳發展趨勢升高。

但Battersea的麥基弗警示稱,因為英國採用強制休假,封禁期內依然交給職工工資,因此 延遲了丟棄猛增。她表明,該管理中心預估假如英國由於肺炎疫情而進到另一場衰落,流浪犬或被拋棄的小狗將提升27%。(上年英國早已進到技術性衰落。)Battersea和英國別的收養管理中心都是在“默默地做準備”,她講。

寵物醫生、愛心組織和動物飼養員也警示稱,小狗在融入“一切正常”生活習慣層面很有可能比人們更艱難,由於以往一年絕大多數時間裡大家十分期盼擺脫家門口,乃至去公司辦公室都滿足。

她們警示說,假如小狗的身旁沒有人長期守候,得到的專注力不足時,就很有可能發生眾多分離焦慮症和個人行為難題。

布萊恩·黑爾等嚴肅認真提意見,在肺炎疫情期內要讓小狗多融入一個人獨處。

但我依舊絕不後悔養格裡夫,儘管也是肺炎疫情期內的挑選。像我瞭解大部分真心實意愛狗人士的主人家一樣,我的覺得不會再客觀。我很清晰它並不是我們的孩子,客觀性地說因為我瞭解養它花了很多錢。可以說耗費是肺炎疫情前的二倍。

但每每我輕輕地懷著會叫、會咬、會放臭屁的耳朵大毛團,都是會深深地凝視著著它的雙眼。我的愛寵也凝視著我,它顯著想要知道我是不是會給它塊曲奇餅乾,這時我能迷途在縮宮素引起的情意中。

“格裡夫,”我一邊歌唱一邊在小狗身旁跳華爾滋,“你像我喜歡你一樣愛我嗎?”